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丰的民国传记博客

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丰:湖北省公安县人,1956年生于台湾。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硕士。现为专职传记作家。曾于台湾传媒工作二十八年,历任台湾多家报刊采访记者、副总编辑、总编辑。曾任大学教师。著作:《我在蒋介石身边的日子》、《宋美龄的美丽与哀愁》、《蒋经国爱情档案》、《蒋介石健康长寿一百招》、《蒋介石死亡之谜》、《蒋介石父子1949危机档案》等十余种。《业洲周刊》、《南方人物周刊》、《凤凰周刊》、《国家历史》、《同舟共进》自由撰稿作者,专门撰写民国史故事文章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「蒋介石影子」陈布雷之崛起与殒落  

2009-11-11 15:36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陈布雷(1890~1948)和蒋介石同为浙江宁波府小同乡,比蒋先生小三岁,生长于文风鼎盛渔米之乡,受业人才济济之浙江高等学堂,卒业后,历任教职报刊编辑,以撰写评论文章,成名于民元及军阀割据之黑暗时代。一九二六年,陈布雷在上海《商报》及通商银行工作,已颇有文名,但《商报》经营困难,薪饷动辄积欠三月,甚且连印报纸张都时常无以为继,甚为窘迫。同年春季某日,邵力子受蒋介石之嘱托,从广州到上海,带来一帧蒋总司令签名照片。邵力子特告陈氏,蒋总司令对阁下文采颇为敬慕。一九二七年正月间,陈布雷与潘公展会见蒋介石,接连两天约晤,握谈良久,蒋劝陈入党。同年二月,陈布雷加入国民党,入党介绍人为蒋介石、陈果夫。初入蒋介石幕下,备受器重。陈布雷回忆:「蒋公每三四日必招往谈话,间亦嘱代拟文字」他帮蒋介石写的第一篇演讲稿,是在南昌发表之〈告黄埔同学书〉。风云际会,自此陈布雷担任蒋介石文书侍从,成为民国政治舞台上颇具份量的文人。

 

    陈氏侧身蒋介石幕宾,从一九二七年四月,任职国民党中央党部书记长,到一九四八年担任「国府委员」、「总统府国策顾问」,效命驰驱,凡二十载,向是蒋介石最为核心的文书侍从骨干。蒋氏对他倚重之深,有目共睹。兹举显例:每逢庆典节日,蒋介石向全国发表的文告,均为陈布雷之手笔。外人很难体会,为蒋介石捉刀任务之繁琐,删修文稿之辗转往复,琢磨字句之费心审度,均远远超过常人之想象。熟知其事的陶希圣追述:「每篇文告的每一段乃至每一句或每一字,都是委员长的。委员长对于一篇文告,修改再修改,至少两三次易稿,至多有十八次易稿之事」。试想,一篇数千言的文稿,为求尽善尽美,竟要修改十八次,天下有多少绍兴师爷经得起这等「折腾」?而陈布雷始终无怨无悔,戮力以赴,默默扮演着「蒋介石影子」的角色。

 

    再举一例,印证文书侍从之甘苦。一九三七年阴历年,陈布雷函告家人「为职务所羁,不能返家度岁」。原来,陈布雷受蒋介石之命,在杭州「新新旅馆」闭门撰写《西安半月记》。陈布雷回忆当时情景:「时适阴历元旦,寓中寂无他人」,写完半月记,即赴上海西爱咸斯路蒋寓,呈蒋过目。

 

受蒋驱策二十载,陈氏部属蒋君章(1905~1986,江苏崇明人,曾于大陆解放前任职行政院新闻局主任秘书)说陈布雷「以一介书生从政,直接间接影响了二十年的中国政治,但他依旧没有改变书生的本色」。然而,凄风苦雨、败象毕露的国民党政权,深深刺激了陈布雷。国民党版徐咏平氏写的《陈布雷先生传》如是勾勒陈氏死前的客观形势:「民国三十七年战局呈现严重的危机:一月九日,沈阳沦陷,以后东北渐失,华北震动。三月,山东、河南激战。四月,陕北匪军南犯。五月,泰安失陷。六月,开封失陷。七月,襄阳失陷。八月,东北匪军进犯热河。九月,济南失陷。十月,长春失陷,十一月,徐蚌会战开始。十一月一日,物价管制解冻,金圆券崩溃,物价狂涨。失败主义到处流行,和谈空气极为厚。北国冰天雪地,平津危殆;南京秋高气爽,京沪交通混乱。…」,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三日,远方淮海战役炮声隆隆,南京碧空如洗,陈布雷选择这一天自戕身亡,无异为南京政府敲下第一记丧钟。

 

纵观陈布雷这一生,对蒋介石堪谓忠心耿耿,鞠躬尽瘁。诚如致蒋遗书中,陈布雷剖心之论:「我心纯洁质直,除忠于我公之外,毫无其它私心」。陈氏弃世一周年,他的昔日同僚陶希圣尝谓:「党的分崩离析是布雷先生最伤心的一事。…他临终一日的日记中,他对于党的团结问题,流露了忧愤的心境,也寄托了迫切的希望。在他自悲的情绪之中,这无疑是重要的成分。」

 

在「党国」危如累卵之际,陈布雷猝然自戕,必然在他身后留下诸多蜚短流长,纷纭臆测。从陈氏遗留之生前文稿,与近十封墨渖未干的遗书,可明显透露其厌世的真正原因。印证当时国民党诸要员的追念文章,不仅可以看出死因端倪,也可以从国民党方面的视角,对陈氏死亡之谜,找到另一个可资寻思的路径。

 

譬如,在陈布雷去世前两天写的杂记中,有这么一段话,似乎可以从中追索出他思想日趋灰色的幽微:

 

「人生总有一死,死有重于泰山,有轻于鸿毛,倘使我是在抗战中因工作关系(如某年之七月六日以及在长江舟中)被敌机扫射轰炸而遭难,虽不能是重于泰山,也还有些价值。倘使我是因工作实在紧张,积劳成疾而死,也还值得人一些些可惜。而今我是为脑力实在使用得太疲劳了,思虑一些些也不能用。考虑一个问题时,终觉得头绪纷繁,无从入手,而且拖延疲怠,日复一日,把急要的问题,应该早些提出方案之文件(如战时体制)一天天拖下去,着急尽管着急,而一些不能主动。不但怕见统帅,甚且怕开会,自己拿不出一些些主意,可以说我的脑筋已油尽灯枯了。为了这一些苦恼,又想到国家已进入非常时期,像我这样,虚生人间何用?由此一念而萌自弃之心,虽曰不谓为临难苟免,何可得乎。」

 

事发当天,蒋君章是进入陈布雷房间,查觉陈氏已亡故的第一人,他曾将亲历目睹陈布雷自戕身亡之情景,于一九四九年陈布雷之忌日,写成〈悼念布雷先生〉文章,文中详细缕述了当天情境:「…去年今日(十一月十三日)秋高气爽的早上,我照例打完太极拳,看完报纸,坐上我的办公桌。大约是九点半罢,电话铃响,我拿起一听,是中央党部催布雷先生开会。我问了随从一声,知道还没有起来,我想起两天以前他关照我不要让他见客,昨天总理诞辰,也没有去参加,他是需要休息,因此我就替他请了一次假。」「十点零五分了,门还关着,我奇怪了,布雷先生平时八时左右必起床,起床以后再休息是常有的,但不会关门;就是平常度夜,也不是常常关门的,为什么此刻还是关门不起?莫非有何不祥?」

 

因见陈布雷房门紧闭,为一探究竟,蒋君章要副官陶永标站在茶几上,设法打开陈布雷房间的气窗,陶永标、蒋君章两人慌慌张张打开房门,惊心动魄的一幕闪现在他们面前,蒋君章写道:「天哪!腊黄的脸,睁开了的眼,张大了的嘴,而枕旁边却是一封给我的信,这是我平生所遇最大的晴天霹雳,是麻木了罢,一点没有感觉,本能地立刻拉开他的被窝,抚摸他的手,是冰冷的了,又抚摸了他的脚,是僵硬的了,最后抚摸他的胸口,还有一点温暖。…」

 

一阵忙乱之后,连同蒋介石的专用医师在内,一共来了三位大夫,打了几针强心针,最后宣告急救无效。这时,除了蒋君章,还有蒋介石的秘书周宏涛、「总统府」第二局局长陈芷町、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陶希圣、「行政院」秘书长李惟果等高干,聚拢在一块商量该怎么处理陈布雷的后事。第一时间,他们担心该如何对外发布消息,陈布雷给蒋君章的遗书里已经有了具体的交代:「此事可请芷町、希圣诸兄商量,我意不如直说『自从八月以后,患神经极度衰弱症,白天亦常服安眠药,卒因服药过量,不救而逝。』。」

 

陈布雷被发现自戕身亡后一个小时,蒋介石从「总统府」第二局局长陈芷町听闻消息,陈芷町把得自陈布雷房间的遗书,亲呈蒋介石,遗书如是开头:「介公总统钧鉴:布雷追随二十年,受知深切,任何痛苦,均应承当,以期无负教诲。但今春以来,目睹耳闻,饱受刺激,入夏秋后,应象日增,神经极度衰弱,实已不堪勉强支持,…何如坦白承认自身已无能为役,而结束其无价值之一生。…」

 

何以陈布雷选择十一月十三日自我了断?陈布雷在杂记中述说:「不但怕见统帅,甚且怕开会,自己拿不出一些些主意」。根据蒋君章的说法,陈布雷被发现自杀死亡当天早上,国民党中央党部曾电催陈布雷去开会。陈布雷之所以怕开会,是因为怕自己提不出具体对策,一如他所谓:「应该早些提出方案之文件(如战时体制)一天天拖下去」,甚至怕「见统帅」,怕见蒋介石。

 

蒋君章在〈悼念布雷先生〉一文中,也推断了陈布雷决心自我了断的时间点。蒋君章认为:「从布雷先生遗书的日子来推敲,他决心绝命,是十一月十一日,这一天上午中央政治委员会举行临时会议,时间拖得很长,我们等他回来吃饭,他回来的时候,脸色大变,他也以脸色如何为问,大概就在这个时候,他对生命有一个决定的措置。因为就在饭桌上,他和我们作了一次向所未有的谈话,郑重地谈了一小时多,谈话的内容,直到现在我还完全记得。…他在上楼的时候,吩咐我不要让客人见他,他需要休息。我太重视『需要休息』这一句话了,因此,在两天中,我没有排闼直入过一次,而布雷先生就得到这样从容的机会,写这么多的遗书,而我一点也不知道,这是我追悔莫及的另一点。」

 

推断在短短的二天功夫里,陈布雷挑灯秉笔疾书,给蒋介石、秘书蒋君章与金省吾、张道藩、洪兰友、潘公展、程沧波、陈方、李惟果、陶希圣及遗孀陈夫人等亲友,写了至少十封的遗书。光是给蒋介石,他就写了两封遗书,第二封遗书里有谓:「昔者公闻叶诋总理之言,而置箸不食,今我所闻所见于一般老百姓之中毒素宣传,以散播关于公之谣言诬蔑者,不知凡几。回忆在渝,当三十二年时,公即命注意敌人之反宣传,而四五年来,布雷毫未尽力,以挽回此恶毒之宣传。…今乃以无地自容之悔疾,出于此无恕谅之结局,实出于心理狂鬰之万不得已。敢再为公陈之。」

 

陈布雷在最后一天日记中记载,「看样子我的身体是无法好起来的,我此心永远在痛苦忧念之中。四弟告我,百事要看得『浑』些,我知其意而做不到。八弟告我:『一切一切自有主管,又不是你一个人着急所能济事的。』又说:『你何必把你责任范围以外的事,也要去分心思虑着急。』这话有至理,然我不能控制我的脑筋。」

 

最后日记又写道:「最近常想国家是进入非常时期了,我辈应该拿出抗战的精神来挽回困难,但是我自问身心较十一年前大不相同,即是共事的同事们,其分心经济,精神颓散,不免影响工作,要像当年的振奋耐劳,亦不可得,…。」从兴冲冲初晤蒋介石,决心加入国民党,参加工作,到最后自觉无法力挽狂澜于既倒,他不愿意见到「党国」消亡,更无力再与「心理狂鬰」斗争,陈布雷选择了幻灭,选择了永远眼不见为净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85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